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晝夜自由人 | 13th Jul 2017, 21:06 PM | 一般

 

    謬思

一往情深者,魂牽夢遶重重。

芳心暗許終誰屬,戀愛是矇矓。

莫失莫忘莫問,隨緣隨意隨風。

相知相惜相廝守,盡在不言中。


 (閱讀全文)

晝夜自由人 | 13th Jul 2017, 21:00 PM | 一般

    

    繆斯

詎料傷離別,原知死去成空。

長風萬里曾相送,再見太匆匆。

不盡不休不止,無從無影無

人情人事人生裏,迷惘幾多重。

後記:此詞是談及生離死别的命題,以再見定位為落想,引伸對人生無常的疑惑之思辯內容,迺形而上詞。此詞亦是緣於詞師楚凌嵐(號素笛)所填《烏夜啼》啟發下片首三句句式。《烏夜啼》是唐代教坊曲名,屬於南呂宮大石調,北宋文人歐陽修詞名《聖無憂》,但是與南唐後主李煜所填《相見歡》别名《烏夜啼》不同格律也無關聯。



  烏夜嗁    李煜 [五代南唐]

昨夜風兼雨,簾幃颯颯秋聲。
燭殘漏斷頻敧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隨流水,算來一夢浮生。
醉鄉路穩宜頻到,此外不堪行。

 (閱讀全文)

晝夜自由人 | 10th Jun 2017, 19:11 PM | 一般 | (3 Reads)

  沁園春
    錦灰------寫給十年後的自己

愁正無窮,夢亦難成,醉又何妨。

對平生窘境,苦心孤詣;披荊斬棘,自是頑強。

家道卑微,哀矜勿喜,歲月滄桑已淡忘。

消沉者,每感懷身卋,盡是迷茫。

行將毀掉才情,抵不過中宵夜未央。

任風流雲散,胡言亂語;殘文敗筆,雪上加霜。

貧病相催,欺人太甚,老去年華似夕陽。
終遲暮,遂焚燒故紙,痛徹離殤。

 (閱讀全文)

晝夜自由人 | 18th May 2017, 22:05 PM | 一般 | (3 Reads)

 

    悼亡詞
  丁酉年清明放晴,余獨自往普濟禪院祭奠,爾後入夜東風微凉,遙憶故人往事,悲從中來,感之成咏。

歲月無情已摧折,憐顧影凄切。人生幾見當頭月,別離難忍忍離別。

相送舊知交,重聚怎堪說。

夜夜思君君不見,常迴夢凝咽,餞行信誓何時節,前塵往事漸拋撇。
憑吊故人魂,新冢猶清絕

 (閱讀全文)

晝夜自由人 | 23rd Apr 2017, 20:39 PM | 一般 | (1 Reads)

     英雄失路

年少負情義,矢志復中原。

耿京軍渡淮水,功業沒長存。

可憐偏安人遠,悔恨為時已晚,思念舊家園。

起落幾多次,圖北伐沉冤。

稼軒淚,豪俠血,賸狂言!

奈何寡助,孤立孑影漸無援。

惟有傷心詞酒,放逐江湖消受,氣數近黃昏。

赤子憂愁死,風雨悼忠魂。

 (閱讀全文)

晝夜自由人 | 4th Jan 2017, 22:04 PM | 一般

    自題境况


  是年丙申,適逢冬至節氣爾後辜月廿六日定昏亥時,徑自歸途,一夜風緊。觸目所及,草木凋零,層雲蔽月,寒窘交迫,思疑人在何處,恍惚難辨;於是滿懷凄凉,身世微渺,憂從中來,感成此解。

  唐人《樂書》云:犯有正、旁、偏、側,宮犯宮為正,宮犯商為旁,宮犯角為偏,宮犯羽為側。此說非也。十二宮所住字各不同,不容相犯。十二宮特可犯商、角、羽耳。故凄凉犯為仙呂調犯商調,南宋白石道人姜夔創製自度曲,一名瑞鶴僊影,寄予汜人淪落天涯;結句採用七連仄,聲音最為低迴凄凉。


黯然失落,驚囘首、如何慰解離索。
孤僻獨斷,轉身空際,一生飄泊。
知交淡薄,影零亂、風塵僕僕。
最難堪、思殘夢碎,忘記了懽樂。


遙憶從前事,自負疎狂,寂憀無着。
恃才傲物,想當年、盡情揮霍。
故作清髙,等閒視之為錯覺。
有人知、我是不好的寄托。



註:囘,回的異體字;懽,歡的異體字;疎,疏的異體字;憀,寥的異體字;髙,高的異體字。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佛經,立地殺人。”此十六字魯迅書法墨寶在去年十二月五日在北京拍賣價值高達人民幣304萬元。


  凄凉犯    姜蘷 [南宋]

  “合肥巷陌皆種柳,秋風夕起,騷騷然。予客居闔戶,時聞馬嘶,出城四顧,則荒煙野草,不勝悽黯,乃著此解。琴有《凄凉調》 ,假以為名。

  凡曲言犯者,謂以宮犯商、商犯宮之類,如道調宮字住,雙調宮亦字住,所住字同,故道調曲中犯雙調,或于雙調曲中犯道調,其他准此。

  唐人樂書云:犯有正 、旁 、偏、側;宮犯宮為正,宮犯商為旁,宮犯角為偏,宮犯羽為側。此說非也。十二宮所住字各不同,不容相犯;十二宮特可犯商、角、羽耳。予歸行都,以此曲示國工田正德,使之以啞觱慄角吹之,其韻極美。亦曰《瑞鶴仙影》。


綠楊巷陌,秋風起,邊城一片離索。
馬嘶漸遠,人歸甚處,戍樓吹角。
情懷正惡,更蓑草寒煙淡薄。
似當時、將軍部曲,迤邐度沙漠。
  
追念西湖上,小舫攜歌,晚花行樂。
舊遊在否,想如今、翠凋紅落。
漫寫羊裙,等新雁來時繫着。
怕匆匆、不肯寄與誤後約。



後記:《凄凉犯》這個詞調 ,是仙呂調犯商調,兩調住字相同,所以可以相犯。序中所說的調,就是使宮調相犯以增加樂曲的變化,類似西樂的轉調。所謂住字,即殺聲,指一曲中結尾之音 。


晝夜自由人 | 4th Jan 2017, 21:57 PM | 一般 | (1 Reads)


 

    年年尋覓情緣


青年個個隨緣,總無言。
岂是想成全就可成全。


單身者,相親日,拼金錢。
畢竟過今天為了明天。

   相見歡    紅蕭 [現代]
    風中未隨風


風中影影隨風,却留踪。
未必見虛空便是虛空。


若有失,又何失,少從容。
也許夜朦朧感覺朦朧。

 (閱讀全文)

晝夜自由人 | 18th Nov 2016, 19:00 PM | 一般

 

    游歷浙江嘉善千年江南水鄉西塘古鎮

  丙申年正值節氣立冬之前一天,嶺南兩士子輝覺隨摯友潘郎同行越東。吾等皆自負其才,前者有創造詩意之心境,後者則有追尋美感之精神。兩人跋涉千里慕名而至西塘,乃座落於江浙滬交匯處之千年江南水鄉,素有“吳根越角”美譽,方圓壹點零壹公里,兩千六百多位當地平民居住於此。

  西塘清澈碧綠河水四通八達,多有青翠楊柳摇曳河畔,既有五個港口,並有九處水道,也有十五條街道,又有廿七座石拱橋貫穿其中,更有數十艘嘉興港所造之手搖船游弋往來。周邊散佈上千間客棧、食肆及酒坊,每家每戶門旁皆懸掛兩排紅色紙紮燈籠,呈現一派古樸昇平天地,蓋其夜景豔絕中華。西塘兼備春秋時期之水源、唐宋之鄉鎮風貌、明清之建築群落、現代之原住居民。似詩如畫,四季若春,景致得天獨厚。

  是歲十月初七日已望,吾等從隅中漫步觀賞西塘風情至日夕,渰畱五個時辰,體會猶深。惜羈旅餘暇無幾,未能借宿最好之"煙雨江南賓館"一宵,遂成匆匆過客而作別西塘,引以為憾。爰作斯序,並倚聲《石州慢》,戲填此解。


暖日初冬,水鄉寧謐,小河澄澈。
排樓似畫如詩,白戺黑檐羅列。
越東游歷,垂楊拂柳飄綿,江南景致猶清絕。
走十五街旁,客舟輕搖曳。


歡悅。綠蔭行色,盪漾青波,酒坊舖設。
隱世逍遥,向晚紅燈明滅。
夕陽霞彩,空碧萬點隨風,離情更與何人說。
廿七座橋墩,映東升新月。


 (閱讀全文)

晝夜自由人 | 20th Oct 2016, 21:57 PM | 一般

 



  “人世間有很多種離別,最難堪的,莫過於大家錯過向對方『說聲珍重』作出錢別而匆匆各散東西,等到某一天驀然回首,活着的人苟且於眼前的生活,才驚覺原來這是彼此的永訣,以後再也沒有機會見面。”------輝覺

 

 

     自題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擷取江渰《別賦》首句主旨


如隔三秋,離愁一縷。兩手分攜惱心緒。
空虛失落白雲外,茫然跌坐紅塵裏。
晚春霧,仲夏風,初冬雨。


可笑從前唯別矣,且笑而今年華去,更笑來日已遲暮。
曾經滄海難為水,曾經夢斷天涯路。
師無用,子不語,君毋慮。

 

 

  千秋歲引    歧超 [現代]


酥骨一聲,傾城一笑。
幾度魂牽夢縈繞。相思慣對夜傾訴,癡情祇有雲知道。
那年風,那年月,忘不掉。


可嘆而今人已老,可嘆而今心如草,可嘆而今情難了。
當年麗影何處找,當年皓月依然照。
傷春去,怨夏走,悲秋到。


 

 

 

  千秋歲引    王安石 [北宋]

別館寒砧,孤城畫角,一派秋聲入寥廓。
東歸燕從海上去,南來雁向沙頭落。
楚颱風,庾樓月,宛如昨。

無奈被些名利縛,無奈被他情擔閣,可惜風流總閑卻。
當初漫留華表語,而今誤我秦樓約。
夢闌時,酒醒後,思量着。

 

 

 

 

 註:圖中女子是中國新晉女演員盧蒽潔,1991年7月14日生於中國貴州省貴陽市,畢業於浙江傳媒學院表演系,她的樣貌酷似中國當家女明星楊幂,因此被礜為「小楊幂」。

 

 

 

 


晝夜自由人 | 14th Apr 2016, 21:27 PM | 一般

 

    涅槃

  古人云:“季夏之月……腐草為螢。”偶爾傾聽銀臨主唱的歌曲《腐草為螢》,卷首語如是說,季夏三月,野草在溽暑中死去,螢火自朽葉裏騰飛。二十天的光陰,足以燃燒柔弱的今生,擁抱青蔥的前世。然後生死相從,來年再見。這樣,如何不值得?

 

嘆輪迴,生復死,天命才終止。

怨離情,傷別恨,緣由悲喜如此。

溫風始至,熠耀宵行,否極有誰知?

撒手塵寰,遺忘苦樂是何許。

 

因果循環遊戲,造物神奇事。

焚舊相,蛻新軀,飛花殞落流水。

無常隔斷,意外關連,成住壞空時。

繼往開來,魂歸去故里。

 

 

 (閱讀全文)

晝夜自由人 | 1st Apr 2016, 23:04 PM | 一般



    爰以此心情賦一闋小令,調寄哥哥。

 

此生彼岸一璧人,爭教末世銷魂。

癡緣癡憶更癡心,他最情眞。


無論芳華絕代,任憑日月星辰。

化為煙火好追尋,思念如今。





  畫堂春  納蘭性德 [滿清]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欲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

若容相仿飲牛津,相對忘貧。


 



  傷春賦------君歸二載祭  秋水吟寫於2015年4月1日

 

  已酉清明,早春殘寒。

  晨零白露,一夜風緊。籬院殘英,飛絮縈縈。吟罷怨相思,彈入哀箏柱。晚來寐難成,月冷影虛龕。身在何處,恍惚難辨。似聆清越音,如行歌風至:

 “羞黛埋香青蓮塚,
  思君空階夜露寒。
  春風無計可相留,
  
秋水多情也惘然。”

  疑複覓行。確乎其影。悲殫而難移。慟複喚之,若回戚曰:“喬木故里,日辭夕歸。百感淒惻,萬擾瓊佩。”

  淚凝語罷長揖去,
  身輕一葉逐雲散。
  南門護侯急催醒,
  西梁斷花絮猶沾。

  五更覺夢回,二載與君別。披離花未開,茱萸慰愁懷。昨朝勤叮囑,今夕掃卻來。   念羅襟書褂,距途遙知返。君于蓬萊,宿草花舛。吾陷塵埃,相知雲霏。摘素馨,撰禱文。池榭無多,良霄幾何。偶探夢營,行色匆匆,驚鴻一瞥。奈何探詢,道還無恙。蓋長術者多,獨吾不善。紅箋字疏托鴻雁,憑欄水遠歟歸音。輕霓玉錦皆不得,臥向紗櫥怨離歌。妝懶自顧往,筆閑任詩散。韶華流水,斷瓦荒軒。撫樂慕同,瀝泣共念。章闈擬君祭,舟滯車逶,枉付所托。余嘗及成而是非喧,落拓繪墨,天無寧日。雖坦蕩而無欠,然心血之所傾,焉不悲乎。蓋眾閱舊案,其緯大致。述其平生,歎其良善,贊其藝卓,哀其早寰。若今之複蹈,恐葉徒相似,則賞味愈泛。言之以明,不框局限。

  遂禮四寶,墊展臺案。憶向深處,悲從中來。以淚研墨,豪蘸紙淡。惡拘方寸,恨鎖筆硯。斯白首斷腸,忖另辟溪壤。乃假古人之淚,滌今日之哀耶。筆下文有命,堂前書懟人。纂著自妄誕,虛力以拙篇。鶯啼聲聲血,草祭字字咽。信筆而去,以情志言。文理不通,辭達意盡而已。勉成《傷春賦》,閑憑閑吊曰:

  西風蕭碧樹,天涯疏甘音。
  瑤霜埋英古,瓊雪滋草新。
  好風裁柳綠,斜雨誤花庭。
  悠悠雲飛處,翦翦霧飄零。

  自君別後,櫻紅二春。秋水吟畔,西江月沉。逢雨瀟之清明,賦春傷以念君。昔來無所備,有仙臨淵,與之二令。堇邀江月之清輝,沁草露之楓茗,凝群芳之纖蕊,焚錦瑟之玉弦。   懷乍暖還寒之悵恨,時風雨落花之可哀。恰君未完之音,詞盡所讖,一曲一折。瀝瀝風骨,殷殷血痕。千嬌百美始,篇漸入悲至。七年飲風月,一舉唱平生。夫滿目愴然,感極而悲者矣。

  君諱國榮,姓張氏。天資靈秀。穎慧無雙。匡以眉目如畫而喻之。有自傲如沾者,無莠入眼。嘗哀文典之翩躚少年今時兮不再。見君而始信,佳人如斯夫,惟“榮少”也。肖其像而撰文者眾。芙蕖而出,生逢離亂。親堂疏遠,家情漠淡。唯婢六姐者,知其飽饑,體其冷暖,待如己出。君飲水而報泉,孝如親母也。   時幼求學海外,命途多蹇。金榜時而家書至。言父屙勢日沉,後事難料。望兒扶床左右。遂輟而返,家道漸落。千鈞稚肩,以濟營生。當街賈衣,晨而至昏。料神屬意眷,忍輕絮沾泥。賜機與之,弱冠以試啼,聲驚四座,屈其座亞。雖嶄頭角,身薄勢單,與周不融,常遭欺也。自蓄辛酸,復陷其窘。含罔屈於無窮。立明志以勤業。逢辱唾而自省,博眾長而補短。一曲即出,踔厲風發。清姿雅質,獨殿眾芳。男女悉慕媖嫻,老少鹹仰贊羨。嘆曰:“卓如榮少者,苦費七載也。”故天命之人傑,畢寒暑之經年矣。

  須知“滿招損,謙受益”;“業精於勤而荒於嬉,行成於思而毀於隨。”,果不欺也。君問學不厭,益自刻苦。治藝精則爐火青。革積弊以成鴻篇。此生就業,悠遠留芳者不勝數矣。

  然君至貴,終其質也。

  品高質謙,風裁清勵。深明誠真。拔擢新輩,不餘不吝。以君為師者,其經承口講指畫悉有法度可觀。今之藝壇聲名鼎沸者,多拜君攜。蒙惠深矣。友視萬乘,不妒不爭。一言一動,輒能感人至深。幼輩遭傷,漏夜相探。不重自顧,護身而贈。旁人勸之,君且不較。與之僅一片之緣而已。物是人非,攜而憶君,淚難自持。時病體纏綿,諸事難支,獨助友力善而不婉。強踏料峭,弱著淄絨。聲不能歌,笑暖星月。輕呼問眾,竟是絕響。嗚呼!君之所愛,“蘭之猗猗,揚揚其香”。質如伴生。纖塵不染,藝勳德重。唯高遠而志存。乃銘曰:“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

  《左》云:人心如面。君年近天命,曄兮如華,溫乎如玉。形容之美猶勝少年。世所未見。皆稱奇。竊思君秉性純摯,心無塵染。是心之所映乎。

  噫!是以知光明與黑暗之消長。淩波舊日,綢繆新章。熠熠銀河,碩碩擷芳。憑誰指與,草木斜陽。

  曲忽低回君忽歎:“待人以誠,人反相侮。”

  祇道嬉笑怒謾拂清淡,孰料惡言殘謗皆痕傷。不期琉璃易碎,奈何雨驟風狂,一聲杜宇春歸,遍折滿園芬芳。連天盡衰草,鴻唳徒哀殤。

  君藝廿六載。未嘗止步。逸氣橫出。博學宏詞,無不通達。龍驤鵬搏,天域難量。所涉之域,非鼎不至。獨全掌未嘗,躊躇逾廿載。遂勵心志,沛然命筆,完璧無盡則無終。費晨昏,覓深思,事廣博。定心以奮毫,稿易百卷。述之震躍。愈善其工。及功業端見,竟圈資斥廢,石落百丈。材不為世用,道不行於時也!日操心益苦。夜憂勞駢集。食珍饈而不甘其味,寢錦緞而難安其枕。愁多銷骨瘦,憂重耗力竭。夜長火消盡,歲暮雨凝結。果支離於病榻,望時日之等閒。人縱不吾責,於心終耿耿。勞措而不能,病肓而愈沉。朋輩勸之,君辭無幾。蓋身難承痛磨,心不堪苦折。況人言之刀劍呼!癸未春始,百草霜冷,桃李遲暖。瘟疫肆襲,人心惶惶。惟戲鬧之日,聞悲噩之耗。一念之間,紅塵揚躍。天悲地慟,燕伶撒寰。是耶非耶,化作蝴蝶!天缺尚可補,心壑再難填!

  君別之日,雨絲紛飛。時菌疫蔓肓,人人自危,故揣辭者寥寥。至而驚見,十裡長街,緇疊重雲。鬢眉慘澹,皆泣君歌。挽者百千人而難計,一路濕塵,淚雨莫辨。

  嗚呼哀哉!眉黛煙青,昨猶我畫。一樹好花紅殘遍,十庭碧草綠盡凋!

  君生光華難掩,君逝音容堪追,造次無可比方;談之不能備盡,哭曰:

  猶記書生驚池瀾,金枝引蝶沁香泉。
  一朝風月春光老,萬古長天秋水寒。
  夜半霜染臙脂冷,晨光露潤鷙鳥還。
  虞妃別音歸異度,項王回首換人間。

  若夫鴻蒙之處,寂靜而居。心意怦怦,寤寐栩栩。欷覷悵怏,泣涕仿徨。人語兮寂曆,天籟兮箬箢。淚不勝悼,字字堪傷。夢斷樓蘭,魂歸仙鄉。夙願未償,永隔天壤;俯仰之間,倘染鮫綃。言欲歸不得,言欲寄無雁。事往花菱,斜陽輕怨。望人不到,長波妒盼。雨雪霏絲,故園苔生。目極千里兮傷桃李,魂兮歸來哀江南。

  止兮,唯意來耶!志哀兮是禱,成禮兮期祥。榮兮往昔,天上人間!

   嗚呼哀哉!尚饗! 

秋水吟

己酉清明
草於綠煙閣


晝夜自由人 | 8th Dec 2015, 21:34 PM | 一般 | (2 Reads)




    過洞庭湖登君山島
  正值深秋時節,乍見堤岸大片枯黃蘆葦風中搖曳舞動,猶自感念,遂記之。昔聞宋玉《風賦》對曰:“夫風生于地,起于青蘋之末。”浪成于微瀾之間,不經意中,止于草莽之間。

金秋薄霧。颭細風白浪,淡煙微雨。
淺鬣黃蘆,洞庭湖水通吳楚。
長江傾注東流去。匠心巧、砌成洲渚。
小蓬萊、斑竹遮天,擬送君南浦。

千古湘靈泣訴。映紅葉漫山,黍離思緖。
極目蒼茫,塞鴻無不閒飛度。
鰣魚美饌人稱譽。尚憶起、巴陵佳處。
倦情懷、未可勾畱,空自苦。


 (閱讀全文)

晝夜自由人 | 23rd Nov 2015, 18:31 PM | 一般 | (2 Reads)




    張家界之行

  旅途當中,偶爾憶起明代文人胡桂芳《百丈峽》詩句“要識桃源此處尋”,因而有所感觸賦之。

嫵媚奇峰,逶迤秀水,武陵源上氤氳。
土家民寨,山柱併成群。

遠近凌空絕壁,迷濛處、濃淡難分。
如是我聞虛幻跡,黃葉似餘曛。

清游,彌漫着,晨風宿露,心境懽欣。
賞擎天石筍,霧雨煙雲。
隱世畱侯到此,尋僊道、眾說紛紜。
湘西旅,悠然自得,記下好詩文。


  瀟湘夜雨    周紫芝 [南宋]
    濡須對雪

楚尾江橫,鬥南山秀,輞川誰畫新圖。
幾時天際,平地出方壺。
應念江南倦客,家何在、飄泊江湖。
天教共銀濤翠壁,相伴老人娛。

長淮,看不盡,風帆落處,天在平蕪。
算人間此地,豈是窮途。
好與婆娑盡日,應須待、月到金樞。
山中飲,從教笑我,白首醉模糊。

後記:張家界古時候幾乎沒有文人墨客留下字跡,祇有兩人,不禁令人憶起那兩位明代詩人胡桂芳和夏子雲的七言絕句詩及七言律詩:


  百丈峽    胡桂芳[明]

峽高百丈洞雲深,要識桃源此處尋。
戎旅徐行風雪緊,誰將興盡類山陰。


  百丈峽    夏子雲[明]

尋常山裏數青峰,玉笋成行插楚封。
澗道凍雲沉白絮,寺門長阪度疏鐘。
苔痕終古迷幽壑,壁面千年掛碧松。
玉壘匡廬曾浪迹,巨靈移嶽此重逢。

 


晝夜自由人 | 30th Oct 2015, 18:59 PM | 一般 | (7 Reads)




    慎獨

心猶未別離,思若無煩惱。
思念舊時人,心感年華老。

空虛學坐忘,寂寞尋真道。
愈不愛孤單,愈覺孤單好。

 

 (閱讀全文)

晝夜自由人 | 10th Oct 2015, 22:16 PM | 一般 | (2 Reads)



    江左梅郎


神謀鬼策,起風雲、自負奇才明哲。

小輩登瑯琊榜首,叱吒江湖豪傑。

苦難寒儒,山林蟄伏,事跡多轟烈。

雙重身份,蒙冤身敗名裂。

梅郎算計人心,莫辨忠奸,也不須評說。
幕後操刀除勁敵,馘首流成鮮血。
一半尋仇,三分孤憤,忍兩番離別。
拋生忘死,終將家恨昭雪。

 


中國作家海宴創作穿越小說《瑯琊榜》內容有以下描述。
北方巨擘峭龍幫幫主束中天對梅長蘇評價:


遙映人間冰雪樣,暗香幽浮曲臨江,
遍識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瑯琊閣閣主藺晨對梅長蘇評價:

江左梅郎,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


 

  念奴驕    陳亮 [南宋]
    登多景樓

危樓還望,嘆此意、今古幾人曾會?
鬼設神施,渾認作、天限南疆北界。
一水橫陳,連崗三面,做出爭雄勢。
六朝何事,祇成門戶私計?

因笑王謝諸人,登高懷遠,也學英雄涕。
憑卻江山,管不到、河洛腥膻無際。
正好長驅,不須反顧,尋取中流誓。
小兒破賊,勢成寧問強對!


 

  念奴驕    毛澤東 [近代]
    崑崙

橫空出世,莽崑崙,閱盡人間春色。
飛起玉龍三百萬,攪得周天寒徹。
夏日消溶,江河橫溢,人或為魚鱉。
千秋功罪,誰人曾與評說?

而今我謂崑崙:不要這高,不要這多雪。
安得倚天抽寶劍,把汝裁為三截?
一截遺歐,一截贈美,一截還東國。
太平世界,環球同此涼熱!


晝夜自由人 | 13th Sep 2015, 20:22 PM | 一般 | (1 Reads)




    感悟

離別復重逢,生死無常事。
看盡風花雪月情,春夏秋冬季。

新識故人時,自可成天地。
曾有心中夢裏人,你我他都是。


 

註:唐代初年詩人駱賓王喜歡以數字為詩題,藉以蔔命算運,故此流傳下來蔔運算元成為其綽號,後來演變為詞牌。


後記:前晚驚聞一位北京女性好友在深圳匆匆病逝,生死窮達,不易其操,世事無常,活得其所,節哀......她那麼年青還來不及說聲道別就客死異鄉,感慨生命如此脆弱;請朋友們記住她的好、想像她的笑容、惦記她的模樣以及回憶她與大家曾經一起很多難忘的歡樂片斷,那麼,在世的人會頓感釋懷。無可否認摯親與好友去世對自身的打擊,更加沉默隱忍了,在死亡面前,想選擇遺忘,祇有回避那些曾經的記憶,才能夠再度尋回被摧毀前的笑容,但每個人都必須接受生命不可挽回這個事實。

 (閱讀全文)

晝夜自由人 | 25th Jul 2015, 20:30 PM | 一般 | (5 Reads)



    暮春時份路過故居附近唐家花園遺址緬懷

楊柳茫然飄作絮,含愁漫舞清流去。
山水荒蕪有所思,田園廢棄無人知。

羈旅男兒尋夢寐,步春時女嘗嬌媚。
微風吹落雨成花,輕雲颺起霧為霞。


  樓上曲    張元幹 [北宋]

清夜燈前花報喜。心隨社燕涼風起。
雲路修成寶月時。東樓悵望君先歸。

沆瀣秋香生玉井。畫檐深轉梧桐影。
看君西去侍明光。杯中丹桂一枝芳。

 (閱讀全文)

晝夜自由人 | 3rd May 2015, 20:31 PM | 一般 | (2 Reads)




    泰山行紀

  乙未仲春拂曉,大霽,游覽岱山,盡興。

高不可攀凌絕頂,東嶽聳天邊。
險峰疊嶂重巒境,有野松、懸掛巖巔。
冰漬斑斕,層雲湧動,來去飄然。

巍峨百里方圓。皇帝覓封禪。
霧隨風起雨雪散落,迷離霽色連綿。
唯我獨尊千萬代,登覽待何年。

 

 


  越溪春    歐陽修 
[北宋]

三月十三寒食日,春色遍天涯。
越溪閬苑繁華地,傍禁垣、珠翠煙霞。
紅粉墻頭,鞦韆影裏,臨水人家。

歸來晚駐香車。銀箭透窗紗。
有時三點兩點雨霽,朱門柳細風斜。
沉麝不燒金鴨冷,籠月照梨花。


  越溪春    ywq151 [現代]

夕照炫涂勻遠岸,星月爍重天。
越溪小徑幽華御,許我禪,珠朵青蓮。
清蔓邀風,蘭舟倩影,銀露將懸。

桃花儷面飛媛。欣夢煥濯仙。
秀峰盈岫野岱雨霽,彴頭靜卧鷗閒。
誰借此宵一醉省,裁段朔光年。


  越溪春    月兒 [現代]

疏雨半窗風逐院,枯坐更聲寒。
彩燈照影簾鈎黯,對鏡妝、愁上眉間。
空倚欄杆,心思輾轉,憔悴誰憐?’

花將盡落英翩,荷必怨流年。
且斟杯酒舊事莫喚,明朝好景依然。
楊柳綠遮山色遠,溪畔小舟閒。


 


說明:上述照片是與在下一起去山東省旅遊的摯友田二少在
2015412日拍攝於泰山。


Next